您當前的位置 : 網站首頁  >  寧海新聞網  >  新版欄目  >  旅游美食

初夏的味道

www.nhnews.com.cn      寧海新聞網    2019年06月05日 09:44:28

  胡敏嬌

  今年,婆婆大概種了很多蠶豆,于是前段時間天天吃蠶豆。整粒的蠶豆清炒或紅燒,出鍋時加點春韭,是正當時令的清鮮。也可以剝出豆瓣,和了筍干放湯,嫩綠與白,仿佛宋詞小令。這樣天天吃來,倒也不厭。實在吃不了的,就剝了豆瓣出來。鍋里坐了水,加點鹽,再加點油,燒開,將豆瓣放入焯水。略略在沸水里滾一滾,豆瓣們就從嫩綠變成了翠綠,瀝干水,裝進保鮮袋再放入冰箱冷凍,可以一直吃到夏末?崾顣r節,無心茶飯,喝點豆瓣筍干湯,仿佛又回到了身心俱安的春暮夏初。

  喜歡蠶豆,還因為小學時候,常把它當放學時充饑的點心。四五月間,日腳漸長,到了放學時往往肚饑。餓而且饞,鄉野間一路走回家,所有注意力都在找可以吃的東西,美麗的紫云英花田都無法分散去一絲一毫。豌豆莢已老,蓬蘽還沒有完全紅透,只有蠶豆剛剛好。沿著地邊走上幾步,仿佛不注意地靠近,偷偷地摘了豆莢在手,然后若無其事地走開。如果剛好有人過來,則是心虛地低了頭,快步疾走,手心握了豆莢幾乎握出汗來。等到剝出豆瓣放進嘴里,植物的新鮮汁液與香氣,能撫平所有饞與餓。扔了豆殼,我仍是那個走路一蹦一跳,馬尾在腦后一跳一跳,紅領巾在胸前一跳一跳的好孩子。

  有時候發懶,不愿意一只只炒小菜。就尋了正當季的洋芋,蠶豆瓣,小山筍出來,再加上冬日里做的醬肉,洋芋,山筍和醬肉都切成丁,和豆瓣一起入油鍋里略略翻炒,加了醬油和鹽調味,然后和淘洗好的米一起放進電飯煲,按了煮飯鍵就可以拋開不管,自顧去做別的事。等到那飽滿濃郁的香氣閃亮在家的每個角落里,才安耽地起身,吃飯去,吃飯去。

  釀過好多年的青梅酒,也被人盛贊過酒的味道,但當人問起釀酒時青梅如何處置,酒與糖如何比例,我依然無法精準回答。因為釀酒對于我來說,完全是隨性。最簡便的是將青梅洗凈后泡水里過夜,晾干后直接就可以泡酒了,焯水呀,扎孔呀,其實都不是必須。酒呢,度數高一些的好。糖呢,冰糖為好,比例無定數,喜歡甜就可以多放些。密封,然后把一切交給時間。初夏時,滿心歡喜釀下的酒,等到盛夏,等到來年,打開,琥珀酒色,濃郁果香,未飲就已微醺。最好的青梅,是海清老師送我的,說是產自白溪水庫邊上的野生梅樹。樣子很難看,個小,皮膚還不好,全是斑點。拿到手時,滿心嫌棄,怎么都不如市場上賣的圓潤飽滿光滑欲滴的順眼,唯一可取的是梅香濃郁。但到釀出酒來才知道,原來梅香是青梅酒的靈魂。那一年的青梅酒,最是好喝……

責任編輯: 袁慧敏    稿源寧海新聞網

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,日本大胆无码免费视频,国产野外无码理论片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