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 : 網站首頁  >  寧海新聞網  >  新聞中心  >  寧海新聞

從一件往事說起

www.nhnews.com.cn      寧海新聞網    2020年11月06日 10:08:00

  楊東標

  承豹兄要出一本文集,囑我寫幾句,以為序,我一時不知從何落筆,忽然間想起了一件往事。

  那是1967年秋天的事,我在寧?h越劇團從事舞臺美術工作,而陳承豹則師范畢業分配在城南小學教書,十分熱愛美術。有一次,忘了參加什么活動,縣里組團去杭州,團里有我和陳承豹,由于年齡相仿,觀點相同,愛好相似,我們很投緣。我們住在杭州城隍山下的一個黨校里。我和陳承豹兩人無事,便相約去爬黨校旁的城隍山。細雨后,空氣中彌漫著桂花的香氣,山道上的石級潔凈如洗,一級又一級,詩情畫意地向山頂蜿蜒而去。我們邊走邊聊,無所不談。談了些什么細節,至今已五十余年,無法記住。但有一點記憶很深刻,我們都發出了相似的思考,今后的人生道路往哪里走去?我對承豹說,自己內心最想的就是學點藝術,潛心創作,并有所建樹。承豹連聲贊同,他說他的想法與我一模一樣,他也志在藝術天地而非其他。兩人越說越熱切,越說越投機,真有相見恨晚之感。在那個階級斗爭高于一切,藝術噤聲的年代,我倆在這雨后桂香的城隍山上,吐露心聲,惺惺相惜,真是難得。

  此后,便是各走各的人生道路,但很有點相似。他不久便到浙江美院讀書去了,而我,后來也去了北京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生部編劇班進修。再后來,我們都從家鄉寧海來到了寧波這座得改革開放風氣之先的城市。他在群藝館里做美術干部,并擔任市美協要職,從事美術創作的組織工作;而我也調到市文聯,工作涉及文學、戲劇、美術、書法等領域,并繼續為戲劇和文學創作而努力。我們是在踐行城隍山石級上的誓盟嗎?也許是的,猶如登山,一級又一級。

  對于陳承豹來說,求學浙江美院是生命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章,不能不多說幾句。仿佛是峰回路轉,天地新開,一個嶄新的天地呈現在他的眼前,這是一個充盈著強烈藝術氣息的天地,曾讓多少人夢寐以求。浙江美院現已改名為中國美院,學校環境之優美,校史文化之絢爛,師資力量之豐厚,都似西湖的湖水風光,層層疊疊。一大批學養深厚的中國畫大家云集此地,成了陳承豹的老師。諸如吳茀之、陸維釗、諸樂三、陸抑非、王伯敏、李震堅、方增先、宋忠元、顧生岳、童中燾、孔仲起、吳山明、盧坤峰、章祖安等等,一個個都是響亮的名字,如群星燦爛。此時的陳承豹可謂是如魚得水,春風得意,他全身心投入于學業,人物、山水、花鳥,皆有所學。尤其是花鳥畫大家吳茀之先生,人品畫品皆居極頂,他敬崇備至。每至周日上午,他會帶著自己的習作去上門求教。吳先生會熱情地肯定他的作品,贊之為“用筆大膽,用墨不濁,筆底很清,格調不俗”,同時又會給他指點努力的方向。吳先生那高深的學養和高超的技藝,如春風細雨滋潤在他的藝術心田。他每每與我見面,會發自肺腑地說,真是如醍醐灌頂,受用一生啊。

  數十年的勤學苦練,鐵棒磨針,練就了陳承豹一手好畫。他的山水畫朦朧而簡約,高古而幽深,風姿綽約,別具一格。他多次入展全國美展,并多次獲獎,他的畫冊出了一本又一本,可謂是成果滿滿了。記得早年,我曾經看到過他的一幅《思鄉圖》,令我雙目一亮。蒼巖古樹,小橋清溪,濃淡枯澀,渾然成趣,彌漫著一種仿佛可以觸摸的激情。若非數十年的磨礪,何來如此筆墨?若非對家鄉的深情眷戀,何來此種意境?是的,在畫家的筆下,天地萬物都是有生命的。辛棄疾云:我見青山多嫵媚,料青山見我應如是。陳承豹是個鐘情于筆墨畫事的人,翰墨丹青、揮毫寫意是他的生命的組成部分。因此,他純粹,他的作品也純粹。這是一個真正可稱為畫家的必備品格。欣賞陳承豹的畫,有時我也會想到在北京讀書時,聽美學老師葉朗說司空圖二十四詩品“沖淡”篇,句云“素處以默,妙機其微,飲之太和,獨鶴與飛”。其意境之美妙,恍兮惚兮,如悠游于太空。眼前,承豹兄之畫作仿佛如是了。

  陳承豹是個多才多藝的畫家,他不僅字畫好,而且會拉琴吹笛,會詩詞文章,會乒乓籃球。偶爾畫事之余,他會寫一篇聲情并茂的散文,發給我看,也發給某個報刊去發表。偶爾話題相碰,我們會說上半天《紅樓夢》而興猶未盡。有時也會評點我的書法,由隸至草,獨具見識,F在,他把多年以來寫的散文、詩詞、畫論、演講稿結成一集《硯香齋筆談》。這是一本與眾不同,自成特色的文集,不妨可以作為一個畫家的側影來看。讀了這些文字,你會知道作為畫家的陳承豹,其人生道路是如何走過來的?其書畫作品又是如何煉成的?家庭父母的感染,先生老師的教誨,家鄉山水的熏陶,從中可以讀出他的睿智和才情。我以為,在這些文字中,他的幾篇散文寫得尤其出色,如《畫格師風皆上乘》《綠葉賦》《甌江行》等,這些散文的最大長處是把畫理、畫趣、畫意以及畫家的交往逸事融入其中,成為畫家的散文,而不是他人或一般的作家可以寫就的。

  想起了杭州城隍山雨后彌漫著桂香的石級,想起了訂盟共約的青春歲月,想起了為追求藝術的純粹初心,是共同屬于我和承豹兄的,是只有我倆共同擁有的懷舊,我便感到莫大的動情和快樂。故此,我愿意以我笨拙的筆,為承豹兄寫下這些拖泥帶水的文字。

責任編輯: 趙稚嫻    稿源寧海新聞網

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,日本大胆无码免费视频,国产野外无码理论片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