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 : 網站首頁  >  寧海新聞網  >  新聞中心  >  寧海新聞

文學斗士柔石

www.nhnews.com.cn      寧海新聞網    2020年12月18日 11:08:54

  

  王興滿

  寧海人總說“硬來硬到底,麥來不吃米!币环剿琉B一方人,我們寧海人都有著硬氣而剛正的秉性。魯迅有篇文章就說到有著臺州式硬氣的柔石。柔石曾經是我們寧海很廉政愛民的教育局局長,但影響更大的是在文學與革命方面。

  1927年,柔石回到家鄉寧海中學任教。1928年初,他在中共地下組織和進步力量的支持下,擔任過一段時間的寧?h教育局局長。有個東鄉的小學校長,為了升遷,拿了一只金華大火腿給柔石,說:“我也沒啥好送的,這個給您嘗嘗,請多多關照!”平常性格很好的柔石一時大為光火,嚴詞拒絕:“該辦的事我一定會辦好的,超出原則的事我堅決不能辦,這火腿你還是拿回去吧,我不能要!钡切iL放下火腿就急忙跑出門,柔石便拿著火腿在他身后追,一直追出很遠,才算歸還了火腿。路人指指點點,說柔石有禮不收,不近人情。

  1928年6月上旬,柔石離開家鄉寧海,奔赴上海。因為“亭旁暴動”之后,革命遭到了慘重的鎮壓,寧海中學又遭遇再三劫難,上述種種,打破了他一心為振興寧?h教育事業、提高民眾文化水平的夢想,當時他憤恨、凄愴、痛苦又無可奈何地感嘆:“天下之大,何處是我容身之地?!”最后他選擇去了繁華的大上海。

  開始的3個月,他到處奔波工作無著落,生活不得安寧,過得十分艱難。1928年9月初,柔石通過友人王方仁、崔真吾的介紹,拜見了心儀已久的魯迅先生。雖然柔石于1924年2月中旬,在北京大學當旁聽生時,已聆聽過魯迅先生講授中國小說史和文藝理論,早已把魯迅先生這座新文學運動的豐碑,矗立在自己的心坎上。后來經過革命斗爭和愛國主義思想教育,尤其是經受五四學生運動的影響,柔石非常同情五四慘案被殺害的學生和群眾,聲援參加反對帝國主義大游行的行列隊伍,并立即寫了一首《戰》的詩,表達自己為國家民族的前途和人民生活幸福安寧而獻身的決心。這次在上海又能見到魯迅先生,對他來說實在是喜出望外,欣喜之情,難以言表,他激動得語無倫次:“見到您太高興了,先生……”魯迅先生見到善良純樸的柔石,也很親切,關愛有加:“孩子,你就在這安心待著吧!”魯迅將閘北景云里23號自己的房子讓給柔石等人居住,后又讓幾個無家眷的青年在他家搭伙用膳。

  這樣,柔石在生活上得到了溫暖,思想與文學上都得到了拓展和升華。這是柔石生命中的一個重大轉折。柔石更加勤奮工作,努力創作革命文學作品,最終成為了一個“勇敢而明白的斗士”。柔石和王方仁、崔真吾在魯迅、許廣平的指導下,合股創辦了《朝花社》,旨在介紹東歐、北歐文學,輸入外國版畫,提倡剛健質樸的文藝格調。1928年12月6日,柔石又根據魯迅先生的授意,合編《朝花》周刊首發。1929年5月,改名《朝花旬刊》。柔石在《朝花》刊物上發表的文學作品不計其數,如有名的《三姐妹》《二月》《為奴隸的母親》等,這些杰作在現代文學史中有一定的影響,還被譯成多國文學,獲得了世界聲譽!堆诜小o念一個在南京被殺的湖南小同志的死》是柔石最后一篇詩作,也是他人生觀的真實寫照,他犧牲后發表在《前哨》第一卷第一期《紀念戰死者專號》上。

  在上海兩年半的時間里,柔石創作了大量的文學作品,這些也是他最成熟最有價值的作品。其間他首次使用了柔石的筆名,從此,柔石這個名字響亮地出現在社會上,并將進入中國現代文學史冊,更是成為左聯五烈士之一的光榮之名。與此同時,柔石與他人翻譯過許多國外文學作品。柔石始終不渝地用筆作刀槍,敢于揭露封建主義、帝國主義和反對反動派勢力的斗爭。

  在創作之余,柔石經常陪同魯迅先生外出活動,參加各種場合各種會議,接觸眾多的各方面人物,在實踐中得到了鍛煉,使他政治思想更加成熟,革命意志更加堅定。1930年2月13日晚,柔石與魯迅、馮雪峰等同至圣公會參加中國自由運動大同盟成立大會,并在《中國自由運動大同盟宣言》上簽字。該同盟宗旨,主要是爭取言論、出版、結社、集會等自由,反對國民黨反動派統治。2月16日,柔石與魯迅、馮雪峰一起組建“中國左翼作家聯盟”籌備委員會。3月2日,“中國左翼作家聯盟”在上海成立,柔石出席成立大會,并接受黨布置的任務,和馮雪峰一起負責照顧魯迅的安全。柔石被選為執行委員,后任常務委員和編輯部主任等。5月,柔石經由馮雪峰、黃理文的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,從此成了一名光榮的中國共產黨黨員,他表示:“今后我一定要以一個共產黨員的身份,更加努力為黨做好工作!”他用共產黨員的名義,發揮橋梁之間的作用,更加認真地做好黨和魯迅之間的工作,兩人在共同的文學活動和革命斗爭中,加深了友誼。8月17日,在“法租界”慶祝魯迅50周年壽辰舉行酒會,柔石主持并致詞。

  1931年1月16日,柔石出席左聯全體黨員大會,聽取潘漢年傳達王明迫使黨所作的《六屆四中全會的決議》。下午,他到地下黨聯系工作點“三馬路東方旅社”(今漢口路613號工人文化宮),出席李求實主持的討論抵制王明路線的會議。17日下午,柔石去東方旅社31號房間參加地下黨一個秘密會議,由于叛徒告密,他和胡也頻、殷夫、李偉森、馮鏗等35人當場被軍警逮捕。隨后,柔石被押往明日書店對質,因柔石暗中使眼色,書店經理林達青未認,地下黨組織也未遭到破壞牽連。19日下午,“英租界”地方法院開庭審判柔石等人。林淡秋去旁聽,王育和托張橫海律師出庭辯護。柔石等人一再強烈抗議,但法官無視法律,強行將柔石等“引渡”到國民黨公安局。23日,柔石等35人被押往國民黨上海龍華警備司令部監獄,并被戴上重鐵鐐。柔石在獄中仍然堅貞不屈,頑強斗爭,用“筷筆”記述在獄中斗爭的事跡。24日,他通過送飯的獄卒送信給王育和,轉交馮雪峰,暗示說:“當局已密切注意魯迅先生,讓他及時轉移,注意安全!

  雖然柔石在囚期間,黨組織和其他同志曾設法營救,終未成功。2月7日夜,國民黨上海龍華警備司令部將柔石等押到審訊室,用照片驗證并誘騙他們在死刑判決書上蓋手印,卻遭到強烈反對。國民黨軍警即暴力強行將他們拉到荒場上倉促槍殺,柔石中彈10發而壯烈犧牲。

  魯迅得悉柔石犧牲的消息后,深感震驚和悲痛。為了紀念柔石,他寫了《柔石小傳》和《為了忘卻的記念》等文章。他說:柔石的死,使他失掉了很好的朋友,中國失掉了很好的青年!

  柔石犧牲時年僅29歲,但他短暫的一生是革命、光榮的一生,偉大的一生。

責任編輯: 趙稚嫻    稿源寧海新聞網

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,日本大胆无码免费视频,国产野外无码理论片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