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 : 網站首頁  >  寧海新聞網  >  校園風  >  學生習作·高中

英雄之殤

www.nhnews.com.cn      寧海新聞網     2020年12月25日 10:05:27

  風華書院高一(1)班石林騏

  火把上的紅焰在上海的里弄間搖曳,似在胡亂地指著方向。寂靜的夜空劃過一道若有若無的哭聲……

  那身穿便衣的身影一動,轉身朝巷子深處奔去。撥開大火后的廢墟大門,門板重重落在地上,掀起一陣煙塵來,火把冷卻著,他掃視著煙霧籠罩的廢墟?蘼曄旁跐鉂鉄熿F中,角落里響起幾聲較稚嫩的咳嗽,火光映在那被灰塵侵襲的小臉上,是個小娃子!

  “胡副營長!瞧,我的順子會聽懂我說話!”話中的副營長回過頭,慈愛地看著那說話的少年。麻布衣裳,一頭短發干凈利落,黝黑的手上握著條草繩兒,一旁的軍犬高興地在他腳邊直蹭蹭。

  “哦?順子會聽小來西話了?我看看!备睜I長笑著,下巴上的胡子一聳一聳的。

  “汪——”那順子似是聽懂了要抗議,縱身躍起,撲向小來西,和他打成一片,副營長斜倚在門板上看著兩個小東西鬧得如此開心,長長舒出一口氣:“來西啊,希望順子能保護你好好長大!睏顏砦骱晚樧訚u漸跑遠,夕陽下的村落里,傳出了幾聲渺遠的犬吠。

  1941年5月,浙東淪陷,中共中央浦委組織武裝南渡三北,刀槍無眼,組織要求年幼的楊來西留在浦東,但楊來西悄悄帶著可愛的軍犬先躲在了艙下,直至船入大海才出來。

  楊來西在浙東部隊做了通信員,組織派他照料隱蔽在石人山的傷病員。

  那年初冬,山間漫天飛雪,撥開枯枝落葉,雪地上留著兩排腳印,梅花串似的一排,另一排也輕快地沿向山下。小來西手中提了一籃子盤尼西林,正擔心如何送回去,低頭瞧見了順子,小家伙吐著舌頭,仍是歡快地搖頭擺尾,襯著雪地,像極了一朵灰黃的花。

  靈光一閃,楊來西把籃子掛在順子脖子上,手指著匿于山間的基地:“去!”只聽“嗶”一聲響,順子如一道灰色的閃電,向前躥去。

  楊來西搓了搓干裂的手:“挺冷!這兒!碧崃虽z頭竟干起活來。

  聰明的小來西卻沒想到敵人已經緩緩逼近。

  沙沙的腳步聲近了……

  一個冰冷的槍口抵在來西的后背,“小鬼!共黨的基地快帶我們去!”他回過頭,迎面又走來一個滿臉橫肉的死漢奸。

  “識相的就說出位置,太君大大有獎!”那漢奸一頓,橫肉驟然顫動著獰笑起來,如同在冬日里擰出來的麻花,手掌在來西脖子上一抹,“不然,刀槍可不會長眼吶!边吷蠋讉鬼子提著槍,一步步邁向來西。

  一聲犬吠帶著狂嘯的風從天而降,一個鬼子瞬間倒下,留下一聲凄厲的慘叫便沒了聲響,那漢奸殺豬似的尖叫著爬向樹后。周圍幾個鬼子反應過來,抬起黑洞洞的槍口指向順子,槍聲先后響起。那道灰色的身影倒在了地上,白凈的雪地里被染上了一片殷紅。

  楊來西從鬼子的手里掙脫出來,瘋了一般掄起鋤頭砸倒一個鬼子,又是一聲慘叫響徹山谷之間。來西回身舉鋤再欲掄下,卻只覺左臂一麻,鋤頭當啷落地,槍聲卻沒停下,全身幾處的麻木,讓小來西再也站不穩,重重仰天倒下。血泊之中,他把頭扭向了順子,眼角的淚混上了血液成了淡紅色,淌到雪地上,滲了進去,來西的眼皮越加沉重,最終合了上去。

  雪,從天空深處落下,飄在來西的身上,他似乎又聽到,那幾聲渺遠的、熟悉的犬吠……

  (指導老師:吳秋穎)

  編輯點評

  這是一篇歷史故事的改編文章。原來的故事是梗概式的,寥寥數語,只有小英雄來西的生平簡介。把故事梗概改得有血有肉,有情節有細節,不僅需要豐富的想象力再現場景與畫面,更需要一定火候的筆力。全文語言流暢,行文自如,善于環境渲染,埋下伏筆,可圈可點處不少,尤其是結尾處意猶未盡,給人留有想象的空間。如果小來西的人物形象塑造上再豐滿厚重些,則更是錦上添花。

責任編輯: 童碧珍    稿源寧海新聞網

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,日本大胆无码免费视频,国产野外无码理论片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