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 : 網站首頁  >  寧海新聞網  >  新聞中心  >  寧海新聞

朱學勉:我以我血薦軒轅

www.nhnews.com.cn      寧海新聞網     2020年12月25日 09:58:38

  朱學勉,譜名應端賢,寧?h城區磡頭應人,是著名畫家應野平先生的胞弟。1925年,朱學勉高小畢業,因家庭經濟拮據而輟學,在寧海梅林及城內同慰春藥店當學徒。1929年到上海當店員,開始接觸進步書刊,尤其愛讀魯迅作品,并用筆名“秋悲”發表文章。九一八事變后,出于愛國熱情,筆觸所至,直指社會種種黑暗現象。

 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,一方面是蔣介石政府處處限制全國人民的抗日活動;一方面是共產黨人主張動員和團結一切抗日愛國力量,組成最廣泛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,實現全民族的抗戰。朱學勉目睹國共兩黨所表現的兩種不同態度,從共產黨人身上看到了希望,毅然決定奔赴延安,進入陜北公學學習。朱學勉系統學習了革命理論,懂得了更多的革命道理,并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到延安后,朱學勉以“悲秋”為筆名寫下的雜感、詩詞、小說,有的發表在《文藝學刊》和《小說月報》等進步刊物上。陜北公學畢業后,他聽從黨組織安排,從延安回到浙江從事黨的秘密工作。由于革命形勢迅速發展的需要,朱學勉于1938年四五月間到寧波任中共鄞縣縣委書記、中共寧波中心縣委組織部長。1939年9月,化名楊壽明、肖楊,調任中共余姚中心縣委書記。

  皖南事變后,朱學勉調任中共諸暨中心縣委書記。此時,敵人正到處大肆捕殺共產黨人和革命志士,革命形勢急劇惡化。在濃重的白色恐怖下,有的黨員經不起考驗,出現了一些自首變節和叛黨分子,黨組織的安全面臨嚴重威脅。為保存革命力量,1941年8月紹屬特委決定實行“隱蔽精干”的政策。將黨委制改為特派員制,實行單線聯系的領導方法,朱學勉任諸暨縣特派員,并要求從事地下活動的干部“職業化”,隱蔽到工農群眾中去。

  作為一名政治指導員,朱學勉每天不管行軍路線有多遠,不管身體怎樣疲勞,到達宿營地后,總是燒水給同志們洗腳,睡得比別人遲。有的戰士因遠離家鄉,加之生活艱苦,思想波動。他就逐個找人談話,做過細的思想工作。因長期勞累和疾病折磨,朱學勉身體一直比較虛弱。同志們出于關心,勸他買點人參一類的補品吃吃。他堅決拒絕:“現在我們生活困難,不能買!”朱學勉不僅嚴格要求自己,對家人也是如此。他新婚愛人產后,晚上起來點煤油燈很不方便,而部隊里備有礦燭,但他一支也不肯拿回去給妻子用。他說:“部隊里的東西,怎么好亂拿到家里去呢!”

  是年秋天,朱學勉同黨員楊乃來、葉伯善在陳家塢開起了一家豆糕店,為黨的地下工作提供掩護。為了長期在群眾中隱蔽下來,朱學勉又向身邊的同志提出:我們必須做到生活真正群眾化,裝成不識字的人,不在人前讀書看報。這對于他們來說,在精神上是很痛苦的。對此,朱學勉是這樣說服自己和同志們的:“一個共產黨員,處在今天的環境里,更重要的在于思想上和生活上的鍛煉!彼麄兿翊謇锶艘粯用刻觳凰⒀,赤腳穿草鞋。朱學勉還一早上山砍柴,砍回一擔柴再吃早飯。這樣,他們與農村群眾生活毫無不同之處,與群眾打成了一片。特別是與房東老木匠的關系,從一般友誼發展到有政治基礎的同志式的關系,老木匠的家成了諸暨縣地下黨可靠的聯絡站。而他們的豆糕店,又為地下黨的活動提供了必要的經費。諸暨縣黨組織在“隱蔽精干”中保存下來了,領導著全縣的抗日救亡工作。

  朱學勉的模范作用,更多的還表現在戰斗中的身先士卒,不怕犧牲。

  1942年5月25日,日軍發動浙贛戰役,浙贛沿線相繼淪陷。為此,朱學勉又放下豆糕擔子,拿起槍桿子。在諸暨淪陷的第八天,黨領導的泌湖鄉抗日自衛隊,在“保衛祖國、保衛家鄉”的口號聲中樹起了抗日的旗幟。雖說隊伍很小,才20多人,武器也差,沒有一挺機槍,但在短短的三四個月時間里,就由一個鄉擴展到4個鄉,到了這年的9月,便已組建為八鄉聯隊了,當地群眾親昵地稱它為“三八”部隊。

  1944年,在浙東第二次反頑自衛戰斗中,他親自率領一個中隊,經過三次沖鋒拿下了前方村東側的制高點。戰斗打得很苦,中隊長李克福犧牲;朱學勉的軍帽被打穿,一綹頭發被打掉,背著的雨傘也被打穿了一個洞。撤退時,朱學勉又和教導員俞林一起帶少數人擔負掩護任務,真正做到了沖鋒在前,撤退在后。

  1944年5月27日早晨,天下著蒙蒙細雨?谷沼螕絷爮臐O櫓山后村剛轉移到墨城湖附近的半山村,便接到群眾送來的情報,說是楓橋、阮家埠的汪偽軍獨立第四旅出動了,正沿著楓橋江向諸(暨)北根據地進犯。敵人分兵兩路,共有1000多人,由旅長蔡廉親自指揮,先頭部隊已經進入麻車閣、廟西一帶。這時敵人距抗日游擊隊只有1公里路,并已形成對抗日游擊隊的包圍之態勢。在這次戰斗中,朱學勉奉命占領曉天垅最高峰枯竹尖。

  朱學勉深知,只有殲敵有生力量,才能更好地守住陣地。受命后,他決定親率兩個中隊去解決占領廟西的敵人。不料,剛要出擊,汪偽軍的一個團趕到了。頓時,戰場形勢逆轉,朱學勉的兵力無論在數量上和武器上都處于絕對的劣勢。他果斷地決定,將部隊就地散開在開闊地上,變出擊為阻擊。但是,挾優勢兵力火力的敵人,在遭到20多人的傷亡后依然猛攻不止。朱學勉沉著應戰,一面傳令部隊向枯竹尖主峰轉移,一面組織一個排的兵力漸次掩護撤退。激戰中,朱學勉不幸中彈犧牲。

  戰友們化悲痛為力量,打退了敵人的多次進攻。傍晚,敵潰退。這一仗,抗日游擊隊直接參加戰斗的只有3個中隊,平均每人只有十幾發子彈,硬是頂住了敵人輪番4次沖鋒,殲敵近百人,保衛了根據地,從根本上扭轉了金蕭地區局勢。

  為了紀念朱學勉,1945年7月金蕭支隊諸暨辦事處將楓橋魏家塢的忠義小學改為學勉中學;諸北大宣村的群眾將村中的一塊“元寶地”挖成一個大池塘,題名為“朱公池”。全國解放后,楓橋還修建了“學勉路”,寧海也有“學勉路”。

  (應可軍整理)

  (問廉清白溪24)

責任編輯: 趙稚嫻    稿源寧海新聞網

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,日本大胆无码免费视频,国产野外无码理论片在线观看